设置

关灯

159.Chapter 159

    上午十二点, 婚礼开始。

    花毯在青翠草坪上一路延伸, 直至远处绚丽的花门和璀璨的喷泉, 摆满了各式冷餐点心的长餐桌围绕在场地四周。透过走廊窗口往外看, 来宾已经纷纷进场, 杨媚哭笑不得扶着一瘸一拐踩高跟鞋的韩小梅, 好不容易把自己塞进黑色正装里的吕局正腆着肚子背着手, 站在司仪的位置上, 志得意满地嘟着他的三层下巴。

    雕花玻璃门后, 江停对着等身镜, 仔细打量自己。

    身侧窗外阳光正好,映得他半边侧脸澄澈透明,另外半侧则有些紧绷过度的冷峻。江停深吸一口气, 尽量让自己的神态看上去比较温暖亲切, 无奈多年来极少提起的面颊肌肉实在完不成这么高难度的任务, 两秒后又迅速恢复了原样。

    江停心说得了,就这样吧,待会要是笑容满面地上台估计能把人吓死。他最后整了整袖口, 刚要转身走进酒店安排的“新娘”休息室,突然只听走廊另一侧传来热切地:“——哎!媳妇!”

    江停一回头。

    严峫全身黑色正装礼服,挺拔英俊、风风火火,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江队的十八层情人滤镜中散发着荷尔蒙逼人的气息,大步奔来一把拉住他的手, 殷切叮嘱:“哎!我有句话要对你说……”

    江停眼底不由浮起笑意, 只听严峫:

    “待会吕局叫新郎上台的时候你别出去, 等我先啊!”

    江停:“……”

    “我先啊!!”严峫不放心地强调。

    “你先你先……”

    严峫这才放心掉头,又忍不住转回来,帮江停紧了紧领结,飞快接了个吻,才笑着走了。

    他俩进场的方式是不同的,严峫设计的流程是:当吕局喊新郎上前时,他将走下台阶,面向来宾,带着类似于“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的矜持微笑挥手入场;等他站定后,吕局才喊“新郎的另一半”——也就是江停,从跟严峫完全相反的一个方向,于所有人身后踩着花毯缓缓上前,前后出场的差别向所有人都强调了谁才是真正的老公。

    这点心机当然没瞒住江停,然而江停并不care直男最后的倔强,在他看来这就像严峫坚持“俩口子开车出门必须由老公来当司机”并炫耀“你们江队爱死我了每天早上都非要帮我煮俩白水蛋”一样幼稚可爱(且神经病);反正不是原则性问题,顺着他就完了。

    “咳咳!”见人来得差不多齐了,吕局站在草坪中央,抬手向下压了压。

    笑嘻嘻彼此推搡的刑侦支队二傻子们渐渐安静下来,喷泉在风中哗哗作响,只见吕局满脸快溢出来的慈祥,笑眯眯道:

    “今天,是我们建宁市局一个非常重要,非常喜庆的好日子!”

    话音恰时一顿,众人早已形成条件反射,纷纷热烈鼓掌。

    “同志们从繁忙的日常工作中暂时休憩,来到这风景如画的异国他乡,携妻带子、欢聚一堂,来参加我们市局今年的团建项……市局支队长严峫和江顾问的婚礼!”

    “嗯哼——?!”与此同时等候室内,严峫拍案而起:“X,我就知道这姓吕的打算拿我婚礼当团建,省得局里公账拨钱,妈的他连嘴都说漏了……诶?!”

    严峫大腿被不明力量一拽,登时动作顿住,低头只见椅子角上竟然冒出了一点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钉帽,正正勾着他礼服裤缝中的几根丝。

    严峫:“……”

    吕局不愧是久居各大会场的领导,面色丝毫不变,浑然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对于今天的新人,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也就不用我多介绍了。严峫作为建宁市公安系统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从十二岁起,就频繁造访我们的辖区派出所,看守所,治安大队拘留所;身为知名企业继承人,他从小就喜欢深入社会,深入群众,与基层民警打成一片,吃遍了派出所各大科室储存的咸菜泡面火腿肠,以及不同分局食堂好几位大妈的手艺。这样丰富多彩的少年生活,为他以后加入我们的公安组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周遭掌声如潮,严父严母谦逊起身,向四面八方颔首致意。

    吕局清了清嗓子:“在成长的道路上,严峫从未放弃过自己。经过多年来的不懈奋斗,他终于从一名少年犯预备役,顺利成长为成年犯预备役;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成长为了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以第三百三十六名的成绩从警校光荣毕业后,他从一个三天两头闹着要携枪出巡、差点把派出所长吓出精神病来的实习警,很快成为了全市著名的片警刺儿头,随后又选进市局支队,在魏局和余队的亲切领导和关怀下努力工作、积极进步,终于在今年,顺利熬成了正职刑侦支队长!”

    魏局余队起身,向大家微笑摆手,表示自己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他的这一切经历,都完美体现了我国公安机关对潜在敌对分子的招安,感化,以及收归己用的过程——因此今天看到他结婚,组织上是非常感动,以及感慨的。”吕局终于结束了他的重要讲话,大手一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郎上场!”

    口哨声四起,欢呼更加响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吕局身后不远处的彩绘玻璃门上。

    五秒过去了,十秒过去了。

    三十秒过去了。

    吕局:“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郎上场……喂?新郎?”

    新郎:“………………”

    新郎满头大汗试图解救那几根被缠住的丝,然而订制面料的丝线质量真不是盖的,随着线头越缠越紧,裤缝中线已经隐约打起了褶。

    “来……快来个人,服务员!”严峫青筋直蹦,终于从记忆深处搜索到了久违的英文单词:“服务员!!那个英语怎么说,维——维——维特儿!!HELP,HELP!!”

    “人呢?”草坪上的掌声渐渐减弱,窃窃私语开始响起,马翔掩着半边嘴捣了捣高盼青:“卧槽,严队不会逃婚了吧?”

    高盼青简直不敢想象江顾问此刻是什么脸色,闻言险些吓尿了:“别别别瞎说,怎么可能那么严重,万一只是突发脑梗了呢!”

    “我是不是还有希望当今天的女主角?” 杨媚小声问韩小梅。

    韩小梅:“……”

    议论声越来越明显,连严父都有点坐不住了:“孩他妈,怎么回事儿啊?”

    严母尽量目不斜视保持微笑,只从嘴角里挤出几个字:“我怎么知道,还不赶紧让人去后台……嗯?儿媳妇?”

    众人身后,花毯尽头,一身白色正式礼服的江停推门而出,在众目睽睽下犹豫地抬起手,踌躇片刻后,才开始向周围小幅度致意,同时举步走上前来。

    他的步伐仍然很稳,身姿也非常笔挺,但从略不自然的嘴角和紧绷的下颔线条上还是能看出一点点局促,似乎并不太适应成为这种喜庆场合的主角。

    空气凝固半秒,所有人的都仿佛明白了什么。

    紧接着——轰!

    新一轮更加澎湃、强烈的掌声从来宾席上爆发而出,所有人都在恍然大悟后拼命拍起了巴掌。韩小梅的表情仿佛三观被刷新,杨媚激动得脸都红了,马翔目瞪口呆看着江停走到台前,终于喃喃出了所有人的心声:“真是人不可貌相……”

    “咳咳!”江停站定在吕局面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微微笑了一笑。

    吕局好似从不认识般瞪着他。

    “……你……”江停拘谨地指了指,“要不要去叫一下严峫?”

    哐当!严峫推门而出,一手拎着裤缝悲愤道:“误会!”

    酒店的金发女经理拎着剪刀跟在后面,笑得几乎难以自抑,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严峫在所有人混合着震惊、感叹、难以置信、恨铁不成钢等种种复杂情绪的注视中,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台,哭笑不得地推着江停往后搡:“你怎么跑出来了!不行,你回去重新走!”

    江停像平时一样从容不迫地辩解:“他叫新郎,你不出来……”

    “我的裤子被卡住了!你回去重走一次!”

    “不行我已经走出来了……”

    “小心我抱你了?!”

    “你这人不能这么暴力……”

    严峫一把抱起江停,打横扛在肩上,犹如传说中抢了公主的恶龙,雄赳赳气昂昂穿过会场,在所有人的欢呼哄笑声中大步踏上台阶,钻进了新娘休息室的门。进屋后他把江停往地上一放,二话不说就往外冲,临冲出去之前还没忘记往江停屁股上重重一捏,再回神时他已经像脱了缰的野驴……野马一般跑回了不远处的婚礼现场。

    吕局当机立断:“下面我们请新娘上场!”

    掌声汇聚成欢乐的海洋,江停啼笑皆非,一手捂脸地再次出门,踩着被严峫碾得七零八落的花毯上前,老远就只见严峫斜签着身子,冲人群中急赤白脸的魏副局解释:“真的是裤子被卡住了……我是上面的那个!真的!”

    魏副局:“我们建宁公安从没屈居恭州之下过!你们放开我,让老子毙了这丢人的玩意……”

    马翔:“我拉不住了!老高来帮把手!”

    吕局拿起结婚誓词,笑眯眯道:“严峫?”

    严峫赶紧摆脱魏副局的无敌铁砂掌,一边拉平裤缝一边正色站直。

    “江停?”

    江停咳了声,双手交握在身前,略微低着头。

    吕局扶着老花镜,他手里那份厚厚的结婚誓词是严父作为一名(前)高中语文老师修修改改了三个月的心血结晶,堪称学贯中西通晓古今,圣经基督教、孔雀东南飞、舒婷胡兰成一个都没放过,充分展现了S省前首富家的文化底蕴。他是这么写的: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你们将分担寒潮、风雷、霹雳,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羞惭之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吕局头上冒出了无数黑线,终于磕磕绊绊念完一页,纸往后一翻,下页赫然是:

    “爱是岁月静好,爱是现世安稳。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吕局:“………………”

    吕局沉默下来,几秒后在所有目光焦点中把结婚誓词往桌上一放,背手冷冷道:“我国婚姻法规定!”

    正陶醉在自己文采中的严父:“诶?”

    “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家庭暴力,禁止家庭成员间的虐待和遗弃!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请问你们能做到吗?”

    严峫:“能!”

    江停心说刚才不还在念圣经么,怎么突然又到我国现行婚姻法了:“能。”

    吕局大手一挥:“我宣布你们正式结婚了!”

    严父:“我的圣经还没念完呢?!”

    没人在意严父的圣经了,严峫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那个早已不知道被把玩了多少遍的天鹅绒戒指盒,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只铂金素圈——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内侧用花体字刻着两个人的姓名首字母缩写。

    阳光在戒圈上荡漾出一圈光晕,不知怎么的严峫手指有点发抖。

    就在此时此刻,他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是绿地如茵,慈爱的父母、欢笑的亲朋、出生入死的伙伴……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围绕着他们,完好无损的江停微笑站在身前,所有阴霾与创伤都冰消雪融,彻底消弭在了高空的风里。

    所有细节都跟梦中的情景完美重合,只是人群中少了某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个他曾经以为肝胆相照的兄弟,已经离开这条漫漫征程,走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然而命运就是这样,它带来丰盈的馈赠,也带走一部分完满。不论多么努力,遗憾都始终存在,并不为人的意志为转移,只能让自己学会接受和释然。

    严峫吁了口气,突然他的手被拉住了,随即只见江停神态认真地,把一枚相同的珀金素圈套进了他左手无名指上,然后笑着拍拍他手背。

    “……”严峫憋出来一句:“你怎么又抢先了?”

    江停大笑,被严峫一把攥起手腕,恶狠狠把戒指戴上了手指,威胁道:“戴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从此以后要改姓严了!明白了没有?”

    江停维持着一手被他死死拽着的姿势,笑问:“你刚才在想什么呢,江夫人?”

    人高马大英武不凡的江夫人抓抓头发,悻悻道:“在想这帮蝗虫今天要吃掉我多少东西,早知道不该免他们的礼金,就该让他们每人上贡半年的工资……”

    江停含笑斜觑他。

    “……以及最该给礼金的那个人却没来。”严峫终于说了实话,“可惜,按照民事赔偿条例,他起码也得赔我个倾家荡产吧。”

    摄影师在人群中穿梭,闪光灯此起彼伏,风吹过热闹的人群,在草地上发出簌簌轻响。

    江停拍拍严峫的肩,然后示意他看自己侧颊——秦川被捕那天用三|棱刺划出的血痕已经愈合了,哪怕对着光都看不出痕迹来,但江停一直跟严峫坚称自己落下了疤,如果用放大镜看的话就会发现已经破相了。

    “我会抓住那孙子的,”他如此表示。

    严峫也笑起来,双手拉起江停。

    不远处苟利在拼命吃,马翔在给魏副局顺毛,苦不堪言的韩小梅脱了高跟鞋踩在地上,杨媚正絮絮叨叨地说她;严母迎风挥舞丝巾,示意严父蹲在草坪上,拿手机从下往上地为她拍朋友圈小视频,据说这样显腿长。

    严峫就这么紧攥着江停的手,想说什么又欲言而止,半晌只见那张俊脸竟然微微红了:“江停。”

    “嗯?”

    “我到今天才觉得,原来自己真是个特别幸运的人……说来也奇怪,我都生下来三十多年了,今天才突然有了这么强烈的感触。”说着严峫顿了顿,低声笑问:“你呢?”

    江停微笑不语。

    “哎,问你呢?”

    “……我也很幸运吧,”好像拗不住严峫的追问,江停终于笑着说了句,然后立刻补充:“但也不能算特别,只是……比一般人幸运吧。”

    严峫立刻问:“你也是到今天才这么想的?”

    他们两人彼此对视,江停清澈的目光扫过严峫脸上每一寸轮廓,许久眼底微微发亮,说:“不。”

    “从再次遇见你的那一天起,我就这么想了。”

    江停于人群中俯过身,在严峫唇上印下一吻。

    咔擦——

    快门闪光而过,将这一幕永远定格。

    画面上,严峫嘴角带笑,一手环抱江停后背;江停黑发随风飘扬,似乎也带着隐约的笑意,只露出一段白皙的下颔。

    他们两人无名指上的婚戒都清晰可见,在太阳下熠熠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