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我的小护士

    陈雨桐,从小和秦观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上了初中之后,陈雨桐搬家了,从此失去了联系。

    所以,当秦观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因为发烧不得不去工厂的卫生所的时候,遇到了陈雨桐,当时,意外的偶遇,让两人都是无比的激动。

    结果,就是陈雨桐经常来找秦观,就是傻子都能看出陈雨桐的心意的,但是,秦观却一直都没有表态,于是,两人就这样相处着。

    而今天,当看到陈雨桐背着箱子,来找自己的时候,秦观的心中却很是感动,在后世,这样的女孩太少见了。

    哪一个女孩不是物质至上,愿意坐在宝马车里哭的为了一部手机,一个名牌包包,就可以去借校园贷,最后走上不归路的

    还是这个时代的女孩最好啊。

    陈雨桐的额头,渗出了汗水来,她喘着气,来到了秦观的旁边,然后,就拨开了秦观的头发。

    顿时,秦观就抽了口凉气,疼啊。

    当他摔下来的时候,当然摔破了头,还流了点血,但是,当争执起来之后,秦观就把这事忘到一边去了。

    秦观清楚地记得后世的历史上,参战的500辆坦克,战损609辆次,平均每辆坦克战损一次 以上。共有76辆坦克被击毁。

    这个结果是相当雷人的,这意味着什么有多少宝贵士兵的生命,因为坦克的性能问题而消失

    仅仅靠简单的格栅装甲,就能挡住大部分的袭击,尤其是,等到上了战场,邻国部队发现,不仅仅他们的rpg2和rpg7型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可以很轻松的击穿62式坦克的前装甲。就连他们装备的m79型40毫米榴弹发射器,也能打穿62式坦克!

    后世的祖国是强大的,这个平行世界里的祖国,也正在走向强大,秦观就是其中的一个奠基石而已。

    这么高尚伟大的事业,让秦观把头上的伤给忘记了,一下子就投入到了格栅装甲的制作上去了。

    现在,陈雨桐用自己的纤细的如葱的手指,拨开了秦观的额头,结果,发现那些已经凝固了的血,将头发都给粘连在了一起。

    现在,想要清理伤口,就需要将这里都再弄起来,毕竟,伤口上有的地方还可以看到混合着测试场上的泥土的,要是感染了就麻烦了。

    “忍着点,让你不早点去找我,一回来就去找我给你处理,不就没事了”陈雨桐一边说着,一边从医药箱里面拿出一把剪刀,把秦观的头发给剪开了。

    当陈雨桐给秦观收拾伤口的时候,秦观已经扔下了焊枪,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木制的空线轴上,这东西在用完了之后,很容易当凳子,工厂里更是到处都是。

    而陈雨桐的身体,就这样贴着秦观,秦观的眼前,两个肉球在晃动着。

    现在是夏季,白大褂里面,只穿了一件类似背心的胸罩,在这个时代,哪怕就是有胸罩,也只有那么一两个款式,没有内衬,没有钢圈,没有束胸的功能,内部肆意地生长着。

    女孩的体香,也散发了过来,当陈雨桐专心地给秦观的脑袋上的伤口处理的时候,两个肉球几乎都要靠到秦观的头上了。

    于是,秦观就感觉到自己突然忍不住了,就在感觉到下面有什么东西正在变得坚硬的时候,脑袋上,突然就一股清凉,接着就是刺激。

    “哎吆吆。”秦观不由得喊起来,刚刚只顾着欣赏美,忘记自己的处境了,在陈雨桐给秦观剪掉了那一部分头发之后,就开始用酒精棉清理伤口了。

    这酒精擦在脑袋上,先是清凉,跟着就太疼了,谁不信,谁自己试试啊!

    “你一个大男人,嚷嚷什么,不要动。”陈雨桐的话语,戛然而止了。

    秦观再次进入了大脑之中,此时,大脑内的那个系统,居然再次出现了小小的活跃。

    精神点+1。

    精神点对了,第一次系统融合的时候,就提到了精神点,完成融合之后,说精神点不够,就宕机了。

    现在,精神点居然又有了

    “喂,系统,出来。”秦观在脑子里呼唤:“这个精神点,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是你大脑内的精神力,凝聚起来的一种计量方式,当你大脑清醒的时候,精神点就会增长,当你用脑过度,精神点就会降低,嗯,只涨了一个精神点,太少了,我继续宕机啦。”

    一路回来,秦观都在想着怎么搞格栅装甲,回来又开始焊接,弄得头昏眼花,大脑也处于疲惫状态,所以精神点就没有了。

    现在,酒精的刺激,让秦观的脑袋清醒了一下,结果就涨了精神点看来休息一晚上,明天精神点肯定会更高了。

    嗯,这东西具有自我复原功能,真是太好了。

    结束了对话,秦观回到了现实,此时,陈雨桐已经将秦观的脑袋给按住了:“不许动!”

    于是,秦观咬着牙,感受着清凉的酒精,不断地刺激着他的大脑,而大脑内的精神点,也开始慢慢地增加。

    终于,增加了五个精神点,接着,陈雨桐开始扯下纱布,给秦观包扎了。

    “不要给我顺着头绕,我的伤还没有到那个程度。”秦观再次呼喊起来。

    后脑勺受伤,想要包扎得牢固,那就必须要绕着头,绕过脖子缠大圈,但是,秦观可不想这样,明明一个小伤口,搞得像是负重伤一样。

    “不,你给我别动。我是护士,如何包扎是我选择的,轮不到你来说话。”陈雨桐的声音不高,就似乎在聊天一样,这又让秦观想起了小时后的往事,那个时候,陈雨桐就是这样的性格,嗯,看似文静,某些时候,又会有些泼辣,嗯,我喜欢。

    “哗!”就在这时,突然间,一个声音传来,秦观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完全是本能,立刻就将陈雨桐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后面那声音传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