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背后风凉话

    一瞬间,张向阳的脸色就变了,他脸上堆满笑容,对着少校说道:“杨少校,都是这手下人不懂事,给您添乱了,我会好好教育他的,这浪费资源的事,还是算了吧。”

    “不,我感觉他说的有道理。”少校的话,更是让张向阳脸上一阵难堪。

    “张师傅,忙着呢”回到了厂里,秦观熟练地和人打着招呼。

    张师傅是秦观来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厂里的师傅,后来就成了好朋友,前几个月,张师傅家里盖房子,秦观还给去帮了好久的忙。

    但是今天,看到了秦观打招呼,张师傅却立刻扭头转向了一边,走得很焦急,就像是躲避瘟神一样。

    怎么回事

    秦观再向前走,看到了工友小刘,小刘也是一低头,就像是看到空气一样,直接就从秦观身边走过了。

    好奇怪。

    “秦观,你今天得罪了张主任的事,全车间都传开了。”一旁跟着的何日巴拉说道:“现在,谁还敢和你说话。唉,你今天摔了脑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我估计,这样下去,用不了三天,你就会被赶出厂子了。”

    “不会的。”就在这时,秦观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说道:“他要是把我赶出厂子了,那我未来两年的工资,他找谁要去”

    这一刻的秦观,居然脑子灵活了何日巴拉还是摇摇头:“那也不行,以后张主任会给你穿小鞋的,唉,总之…”

    “何日巴拉,你这样跟着我,不怕连累你吗”秦观突然问道。

    “我们草原人,才不怕他呢,我们只认朋友。上个月我妈生病,四处借钱都没有人肯给,你二话不说,把你一个月的工资十五块钱都给我了,当时我就认你这个朋友了。”何日巴拉说道:“其实我更喜欢去放牧,在这里呆着,实在是太煎熬了。”

    国家有政策,少数民族张主任是不敢搞手脚的。

    说着,两人来到了一堆废料里面:“好,咱们就从这里找原料吧,那个少校,后天就要来找看咱们的成果了。”

    这个年头,能进厂的很不容易,都是需要有关系的才能进来,认为进了厂子,那就是铁饭碗,真正有本事的并不多。

    至于秦观,则是父亲找了老战友,托了关系,也才进来的,但是在厂子里,秦观并没有沾染上那些坏风气,在这里学习各种操作,很快就相当熟练了。

    作为坦克厂里面的工人,焊接那几乎都是一种必备的技能,只要有需要,人人都能操起焊枪来点几下。

    而现在,秦观和何日巴拉两人,从厂子里的废料堆里,找到了一些剩下的下脚料,就开始忙碌起来。

    格栅装甲,对付火箭筒的原理很简单,就是让火箭筒的失效。

    当飞来火箭弹之后,弹头会有很大的几率卡在格栅装甲中间的。

    现在常用的,火箭弹使用的都是压电引信,在弹头一侧有一根导线,这根导线和引信,电雷管,金属的弹体构成一个完成的电路,当被卡住之后,导线会和壳体短接,因此无法构成起爆电路引爆火箭弹,于是,火箭弹就失效了。

    当然,也有意小部分几率,火箭弹正好打到了格栅装甲上,正面接触,这样,隔栅装甲就提前引爆破甲弹,使破甲弹的威力下降。

    这个时候,就要看来的是什么弹头了。

    如果是ppg-2,威力有限,提前引爆的金属射流,就已经没有力气去穿透坦克主装甲了,但是如果是最新的rpg-7,这种弹头至少还能保有上百毫米以上的的剩余破甲深度,所以很大程度挡不住。

    虽然依旧会被击穿,但是由于提前引爆,阻断了金属射流的连续性,降低了破甲弹的后效,使得在车内的杀伤大大减少,也算有点作用。

    按照后世广泛流传的格栅装甲的样式,秦观和何日巴拉两人,找到了一些钢条,进行焊接。

    “呲呲。”电焊的火花飞溅,伴随着一股股的青烟,在后世,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当技工了,尤其是焊工,要呼吸这些废气,对肺叶有很大的伤害。

    当秦观戴着面罩,进行焊接的时候,可以感受到四周不断地投来异样的眼光,同时,还有一些杂碎的声音不小心地传过来。

    “今天居然敢和张主任顶嘴,这下有他好看的。”

    “不自量力,那么多专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一个小小的车间工人,还有什么本事等着看他卷铺盖走人吧。”

    这些声音好像不大,却都能传到秦观的耳朵里,一旁的何日巴拉已经站了起来:“喂,谁在背后说风凉话”

    何日巴拉这么一站,顿时,那些人都消失了。

    “不用搭理他们。”秦观说道:“等到后天,杨少校来检验咱们的装置的时候,让他们看看,什么叫井底之蛙。”

    这格栅装甲的想法是秦观提出来的,同时,想要临时做出来这东西,也不容易,在没有人帮忙的情况下,在只有从废料堆里面找东西的情况下,他们两天内完成就已经不错了。

    “哒哒哒。”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当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秦观顿时就是扭头,望了过去。

    一名清秀的女孩,从外面跑了过来,她梳着两个长长的辫子,在跑的时候,辫子随着上下飘摇,弯弯的眉毛下面,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她的皮肤很白,身上穿着白大褂,就仿佛是最纯洁的白衣天使。

    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白塑料底的黑布带鞋,这个时代的女孩的最爱,她的肩膀上,挎着一个医药箱,跑起来的时候,医药箱随着前后颠簸,一下下地撞击着那饱满浑圆的臀部。

    她是跑着过来的,就在人还没有到的时候,声音就已经到了:“秦观哥,听说你脑袋受伤了,等了你一会儿,你居然没有去我们卫生所,我就赶紧过来了。”

    “那个,我先去厕所啊。”何日巴拉很自觉地站起来,向着秦观说道,又看了女孩一眼,硬生生地把嫂子两个字憋到嘴里去,上次这么叫,被秦观给骂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