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坦克不合适

    秦观是什么

    这个平行世界的秦观,只是侥幸进入了坦克厂的佼佼者而已,他只是4447厂一个最普通的生产线上的工人而已,这种话,怎么能由他说出来要是个坦克专家说还差不多。

    果然,听到了秦观的话,皮鞋男脸色变了。

    “秦观,你在瞎说什么在杨少校面前居然敢说这没边际的话”

    说话的是4447厂的车间主任,张向阳,他已经四十多岁了,算是比较年轻的了,前些年靠着自己的本事,成功地把老车间主任给搞下去,他成功地上位了。

    之后,就在这个位置上干了下去。

    虽然技术上他是样样稀松,但是只要按照上级提供的设计图纸,4447厂是可以轻松地完成生产任务的,和驻厂的军代表,更是搞成了一家人。

    但是,就在几个月前,杨少校替换了原来的军代表,来到了4447厂,张向阳还没有和他搞好关系呢。

    以前的老一套不好用,杨少校就是一本正经,抓这批62式坦克的生产,现在,坦克最后的出厂测试,更是直接来到了测试场亲自坐镇。

    结果,就遇到了这情况。

    军工厂,都是有危险的,尤其是现在的测试,甚至还要开火,看看火炮精度如何,安装是否有偏差,不行回厂重新校准,可比去了部队再修更容易。

    所以,也有会意外的情况发生,这从坦克上掉下来,简直就是微不足道的了,只是军代表要来,张向阳就赶紧跟着过来看看,表现出关心的样子来。

    谁知道,自己厂子里面的一个小小的车间工人,居然敢直接讲坦克不适合战场

    这是怎么回事是在拆4447厂的台吗这批坦克要是不合适,那4447厂还怎么继续生产

    尤其是最近有很多传言,国家要将重心放到经济上,一些厂子要军转民,己方的4447厂可不像6617厂那么根基牢固,要是被军转民了可怎么办

    这个不懂事的小工人,谁批准他来参加测试的

    “轰!”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炮声,那是附近的靶场上在打靶了。

    在炮声中,张向阳用手指,戳向秦观的脑袋:“你撞傻了何日巴拉,带他回去,找工厂的医生给包扎一下。”

    此时,秦观的脑袋上还流着血的。刚刚撞的一下子还真是不清。

    但是,秦观的倔脾气却上来了。

    在后世,很多单位都会觉得80后,90后不好管,不像以前的老员工那样,说什么就答应什么,他们自己有思想,有行动准则。

    不要试图用自己作为上级的身份来压制新一代的员工,对他们来说,工作上给小鞋,随时就能炒了你。

    现在的秦观,还没有融合到这种时代来,毕竟后世的他还没毕业,在研究所里,学术氛围是很浓厚的。

    现在,车间主任的动作,更让他反感了。戳我脑袋除了我爹和我小学老师,还有谁敢戳我脑袋

    如果是前世,他还是柔弱的,现在穿越成了个一米八的大汉,还怕你一个糟老头子

    秦观的手,刷地就抓住了张向阳的手指,不多,就抓那戳自己脑袋的两根,然后就向上一掰。

    瞬间,张向阳就挺起来了脚尖,手指上传来的痛感,让他感觉到手指像是要被掰断了一样,与此同时,他也更加愤怒了。

    “造反了吗你这个兔崽子,回去我就开除了你!哎吆吆!”

    在这个时代,当一个车间主任,那绝对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平时背起手来,在厂子里指点江山,背地里,搞几个女工,那都是小意思,日子过得滋润着呢,要是看谁不顺眼,甩几个嘴巴子上去,对方也不敢反抗。

    否则,就滚蛋啊!

    谁知道,听到了他的话,张向阳的手上使劲就更大了。

    “你是谁干嘛要戳我脑袋”秦观说道:“你要是再敢骂我,我可要使劲了。”

    “误会,误会,秦观刚刚撞了脑子,什么都不记得了,秦观,这位是张主任,咱们的车间领导。”就在这时,眼看着秦观要闯祸,一名刚刚就在这里围着秦观观察伤势的老师傅说道。

    “哎吆,滋滋。”张向阳这才抽出来了手,用另一只手捂着这只手,疼得都要掉眼泪了,刚刚这个劝说还能让他从心里接受,这家伙肯定是失忆了,不知道自己是谁,否则,给他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

    刚捂了两下,想想在这么多的手下面前,不能丢了尊严,于是,张向阳再次站直了身体,在杨少校的身边,想要继续打马虎眼。

    一旁的何日巴拉也在拉秦观:“走吧,给你包扎一下去。”

    “你刚刚说,我们的坦克,不适合战场”杨少校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的话语,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干巴巴得像是一台计算机,让人不知道他的态度。

    “我们的这种62式轻型坦克的装甲比较薄弱,其炮塔前装甲最厚的地方只有45毫米,车体正面装甲最厚35毫米,正前方仅能抵御14.5毫米高射机枪的穿甲弹,两侧和后部仅能防御7.62毫米机枪钢芯穿甲弹和炮弹破片。”秦观说道:“看看邻国,装备了先进的rpg2和rpg7型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可以很轻松的击穿我们的62式坦克的前装甲,如果我们的战士驾驶着这种坦克进入战场,会面临很大的危险。”

    秦观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脸色一变,现在,秦观的反驳,已经不仅仅是在得罪车间主任了,更是在得罪军队的决策者。

    谁提出来的让62式坦克上战场这是个错误的馊主意!

    这事,可大可小,毕竟,一些余波还未过去,就靠着秦观现在的话,足以把他送进监狱了。

    连何日巴拉的脸色都是大变,他赶紧说道:“秦观,赶紧走,你脑子肯定是摔坏了,首长,主任,你们别和他计较,他脑子坏掉了,刚刚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

    何日巴拉在厂子里,和秦观是最好的朋友,现在眼看着朋友要跳进火坑,何日巴拉赶紧来拉他了。